• My Nearest City

科技「斷捨離」

早兩天出席一個美食x咖啡的配對活動,開始前跟 Bruce Willis 樣子差不多的老外咖啡師閒談,他發現小弟正用的相機跟他的一樣是兩年前的產物,有共同話題英文都突然好起來,起碼他知道我在說什麼?

殘舊的相機,相片質素不錯,蔡司認証鏡頭,對焦夠快,層次感可以,用了至少兩年,對於我來說可說是比較少有,朋友說我理應是已經更換了三兩代,正在用最新的可能較合情理。但實情就不是這樣,我真的在思前想後要不更換較多功能的最新型號?新功能真的會用,換了又實在能提升相片的品質,哪有不換的理由?這樣我想了一年有多…

另一方面,我家枱頭也有一部全片幅的數碼相機,功能是頂級的,價錢都是頂級的,買的時候虛榮又浮誇,對人對自己都說是此生必有單品云云,但可惜最後我都是不常用,到手整年時間,用的次數我想有五次上下,可以說是多剩的東西。因為此機實在笨重又麻煩,買鏡頭也貴,我想我的生活取向會是簡單自由的,不想天天帶一個大袋裝著不多用的東西,又要左節右省才多買一枝鏡頭,就好像整個人都為著物質而活,我想我要有個了斷,有個取捨,有個決定。 Bruce Willis 認同著。

「斷捨離」?數碼產品天天新款,所以更需學習「斷捨離」,而且我想這對於物質生活豐富的香港人來說,學習「斷捨離」會是更有親切感,更貼近生活。哪什麼是「斷捨離」?雖說「斷捨離」很簡單,只需要思考什麼東西「最適合現在的自己」以及「讓自己感到最愉快也最常用」?只要不符合這個標準的物品就要離開say good bye,淘汰也好、送人也好、售去二手市場都好,「斷捨離」是最好的決定,總好過放在枱頭等了又等。

平常人對事、對物、對人都常有一些心結,科技敗家仔的結會更緊,「捨不得」、「太浪費」、「很可惜」常於心中打結。「斷捨離」並不是主張清貧如洗的生活,而是藉由對物質的「斷捨離」法則,去令自己反思生活上的細節,令生活變得更簡單、更適合自己,連帶代人接物的想法也改善著。